《登雀枝》:为什么推开我?

浏览:3880   发布时间: 09月01日

大家好,这里是莫羽小说,在看小说的路上越走越发现,符合心中期待的小说越来越少。终于,在茫茫书海中偶然发现让我不再犹豫停下双脚的《登雀枝》:为什么推开我?

《天赐一品》作者:漫漫步归

简介:卫瑶卿一睁眼,就从张家的掌上明珠变成了一位因为未婚夫太过出色而被嫌弃的平凡少女……

精彩内容:

“我……”那位刘大人有一瞬间的迟疑。

卫瑶卿垂下眼睑:从方才的情形看,这位刘大人无疑是爱女儿的,但在面对青阳县主时,即便知道青阳县主就是害死爱女的凶手,却也迟疑了。

这大抵就是青阳县主不将她放在眼里的缘由吧。

等的时间有些久了,何太平脸上逐渐露出了几分失望之色:若刘大人自己不再坚持,他的坚持也没有了意义,目光落到了眼前的少女身上。

若没有三个月之前那一遭“死而复生”,他大概不会注意到眼前的女孩子,但一旦注意到了,何太平敏锐的察觉到这个女孩子有些不同寻常,她身上有股很特别的气质,让人很难不注意到。

方才的折辱,透过那道稀疏的花墙,他看在眼中,能这般以一种绝对自在的模样忍下这份折辱,眼下又镇定自若的出现在这里的,怎么看都不像一个普通的女孩子,要么她心大到无所谓,要么隐忍之下,所图甚大。张家满门获罪,不管是他还是乔大人都太需要一个帮手了,而且还是一个信得过的帮手。

钦天监、阴阳司的那群人,要么干脆投靠了程厉盛,要么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如今,他们委实举步维艰,如地上这个昏过去的监生,还是他费了大力气劝来的,却委实帮不上什么忙。

“我……我告!哪怕舍了这顶乌纱帽,我也要告,告宗室枉顾人命!”

这位刘大人最终没有让他们失望。

何太平缓了脸色,做了个手势:“卫六小姐,请!”

(点击下方免费阅读)

《嫁给渣男死对头》作者:布偶

简介:前世,沈鸾那寒门出身的渣男夫君给她喂过两碗药,一碗将她送上了权倾天下的当朝大都督秦戈的床,一碗在她有孕时亲手灌下,将她送上了西天,一尸两命。两眼一睁,她竟……

精彩内容:

沈鸾:“……”

  之前送去旁边的诗词已经被送了回来,那会儿沈鸾不在,大家也没等她便央着冯莹揭晓。

  谁知道最受称赞的,竟然是沈鸾信手作的诗。

  “好些人都说了,沈三妹妹作的诗天真烂漫,虽然简单,却有种单纯自然的美丽,加之你的字在那边广受好评,大家都在问这是哪家的姑娘写的呢。”

  沈鸾一头雾水,这是认真的吗?

  “呵呵呵让大家见笑了,大家玩得高兴就好。”

  沈鸾给紫烟使了个眼色,紫烟赶紧将诗词拿回来收好。

  “沈三妹妹怎么还谦虚起来了?要我说,你不愧是新科状元的妹妹,沈家的姑娘果然不一样。”

  冯莹逮着她一番夸赞,停都停不下来,沈鸾几次想将话题岔开,她都能绕回去。

  沈鸾无奈,单独将人拉到一旁,“冯姑娘今日似乎格外在意我?”

  “你看出来啦?”

  “这能看不出来吗?”

  冯莹咯咯咯地笑起来,“我原先还以为让你出风头是一件难事儿,没成想竟如此容易,也是沈三妹妹过于出挑,想要想办法夸你太容易了。”

  “你在说什么?”

  冯莹笑得一脸灿烂,“还不就是帮我家兄长说好话咯,沈三妹妹如今在晏城炙手可热,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这个做妹妹的也不容易,谁让我兄长对你一见倾心,少不得要让我出出力。”

  沈鸾惊呆了,她再没想到是这么回事。

  冯莹见她惊愕的样子,笑着轻拍了她一下,“做什么这么惊讶?这种事情难道你头一次遇上不成?待字闺中的姑娘被人倾慕不是很平常的吗?怎么,你瞧不上我家兄长?”

  “不不不不,我绝没有那个意思,我就是……头一回……”

  上辈子被人祸害了就不说了,便是这一次,沈鸾也真是刚刚接触。

  现在轮到冯莹惊讶,“真的假的?我可不信,凭你的身份,晏城倾慕的绝不在少数,你以为为何大家都爱参加宴请?还不就是为了这种事儿?”

  冯莹眼里也浮现出憧憬来,“若是运气好,能嫁给一个两情相悦的人,这一辈子也不算白来一趟。”

(点击下方免费阅读)

《登雀枝》作者:二月春

简介:安芷被夫君和父亲私生女联手囚禁十年。一朝重生,什么权贵公子,她不嫁了!不曾想,一次女扮男装调戏了首辅,把她宠成全京都最骄纵的女子。

精彩内容:

 “今儿我喊你们来,是有件事要提前跟你们说。”她刻意顿了下,一边打量着她们的眼神,一边继续道,“你们本来都是母亲为我选的陪嫁丫鬟,但如今我婚事未定,而你们都处于花一样的年纪。我愿意给你们一个机会,在我出嫁之前,若是你们有心仪的人,可以提前跟我说,我会放你们去嫁人,如果有不想嫁人的,可以继续留在安府,我会帮你们另寻谋生的方法。”

  冬兰是已经知道主子会说这些,所以她就静静的站着,剩下的三朵兰都微微侧目,试图用余光在对方的眼神里找到一些答案,可三个人都露出疑惑的表情。

  安芷看他们都不说话,便知道她们心中还有疑虑,毕竟这天底下做主子的,没有像她这样愿意随便放下人走的,她淡淡笑了下,“从你们进安府起,就一直跟着我,今儿我跟你们说这些,只是想全了我们这些年的情分,不想日后因为我迟迟未嫁人而拖累了你们的年华,让你们心中留下芥蒂。”

  “小姐,您说的是真的吗?”最爽快的夏兰抬头问。

  “当然是真的,我何时骗过你们呢。我记得你家是在京都附近的农家,若你有心想嫁人,让我帮你相看或者回去与你父母说一声都行。”安芷看着夏兰俏丽的脸庞,实在不忍心拖累她们太久。

  夏兰跟冬兰一样有十六岁了,她这个年纪说大不大,正是是最好嫁人的时候,她没有很大的心思想跟小姐嫁去富贵人家,得了主子的话,便立刻给主子跪下了,“奴婢多谢小姐恩典,您的大恩大德,奴婢此生都不会忘。”

  虽说主子宽厚,对下人也不曾用苛刻,可夏兰还是更想做普通良民。

  安芷听到夏兰这么说,便知道夏兰的想法了,她笑着说了句起来吧,目光看向剩下的春兰和秋兰,“你们两个怎么想的?”

(点击下方免费阅读)

吐血推荐,如果吸引你的话就麻烦您的小手点个关注,让您再也不怕书荒~

主营产品:冷却塔